水滴公司上市:市值近50亿美元 创始人沈鹏情怀创业

来源:雷帝触网

记者:雷建平

水滴公司(股票代码为:“WDH”)今日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12美元。

水滴公司此次发行3000万股ADS,承销商有约450万股ADS的超额配售权。若行使超配权,则募资约4亿美元。

水滴公司IPO募集资金的用途是加强和扩大健康服务和健康保险业务、研发。以发行价计算,水滴公司市值接近50亿美元。


水滴公司上市:市值近50亿美元 创始人沈鹏情怀创业


水滴公司上市:市值近50亿美元 创始人沈鹏情怀创业

水滴公司创始人为沈鹏,曾为美团第10号员工,及美团外卖全国负责人。

此次水滴公司基石投资者包括王慧文、博裕资本、厚朴资本,合计认购2.1亿美元。其中,王慧文通过家族信托基金Kevin Sunny认购3000万美元,博裕资本认购1亿美元,厚朴资本认购8000万美元。

博裕资本是水滴公司C轮融资的领投机构,投过蔚来汽车、小米、商汤科技等公司。王慧文则是沈鹏在美团期间的上级,他带领沈鹏等人创建了美团外卖。

创办水滴源自12岁那年因伤病住院

水滴成立于2016年4月,是目前中国发展速度最快的互联网健康保障平台。

实际上,沈鹏创业之际,正是新电商等在内的消费O2O互联网平台最火的时候。在各种O2O概念漫天飞的时代,沈鹏选择了在当时被认为是特别难的赛道——互联网健康医疗保险来做切入点。

当时大家认为健康险市场很小,大多创业公司在卖车险,飞单的也很多。本身保险赛道就不是特别热门的领域,而健康险这一块就更加不热门了。

当时,沈鹏还有很多方向可以选择。但沈鹏选择这个赛道,更多是出自于自身的使命感和情怀。

沈鹏小学五年级时,因为调皮爬电线杆不小心被电伤。治疗期间,沈鹏在烧烫科室的病房中住了8个月。同一病房也都是烧伤病患,有的需要大面积植皮,有的甚至严重到需要截肢。

在医院里,沈鹏看到一场大病如何快速消耗掉一个家庭的积蓄,那些因家庭贫困无力承担的病人最惨,不单要承受身体的病痛,还有随之而来整个家庭被拖垮的生活重担。他说,生命是很脆弱的,“你永远不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2016年初,沈鹏一个美团同事的母亲得了脑动脉瘤,资金匮乏使得医治迅速陷入困境。这位同事不得已向沈鹏求助,于是沈鹏号召同事们给予支援,大家分别转账到求助同事的支付宝账户,由于这种筹款操作不够便捷和透明,用了近1个月才筹够所需的款项,同事的母亲差点错失最佳治疗时机。

沈鹏曾说,“我是一个强调执行的人,想到一件事情就会立刻去做。”

因此,水滴公司成立的第一天,沈鹏和几个小伙伴就确定了公司的使命:“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曾经评价说,沈鹏一方面执行力很强,有优秀的运营能力;另一方面,他有坚守使命的决心和人文情怀。这两者的结合,塑造出一个独特的创业者。基于此,创新工场便在A轮投了水滴,并且连续3轮押注。水滴一路走来中间遇到了很多坎坷,是未改的初心让沈鹏团队坚守下来,带领公司走向上市的时刻。

在创新工场合伙人汪华看来,水滴本质上是在给行业做提升效率的事情。即使没有水滴筹,一个人因病致贫,他会向亲朋好友筹钱。但没有互联网工具的时候,走街串巷、挨家拜访式的筹钱,成本很高,借钱难、借急用钱更难,很多人都有亲身感受。但借助互联网工具,可以更快速地把需要的钱筹到,更高效率地解决病患家庭急需医疗资金的问题,为社会保险提供更多一层保障的选择,普惠更广大有需求的民众。

水滴也在提升传统保险链条的效率。传统保险效率很低,主要是销售员在帮客户选择保险产品,而产品可能也不是最佳最合适的。

水滴的优势在于,通过技术和数据洞察,对用户进行精准画像,更加深入的了解用户的需求,通过针对性的产品设计和多样化的产品,提高保险产品与消费者之间的匹配效率,从而增强用户的忠诚度和留存率。

通过互联网和科技赋能,无论是产品保障的覆盖率、保障的类型,还是消费者的使用和赔付的体验上,水滴都能给传统保险业务极大优化流程,提高效率。

近年来,水滴持续聚焦在保险保障和医疗健康领域,打造“大病筹款+保险+药”的健康保障模式,也逐步形成“AI+Blockchain+Data=Construction” 的ABDC科技战略。立足于用户需求的基础之上,水滴科技依靠多元化的业务场景持续探索大数据在保险科技领域的应用。

水滴还能促进医疗机构、药品治疗方案和患者之间流通的效率和链接。这几个环节的传统链接其实很割裂、也特别长,中间还充斥了简单重复的人工环节,造成很多流程浪费或信息不对称。水滴能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来减少工序降低浪费,帮助大量患者在水滴平台上匹配到最合适的医疗机构供应商,从而也获得最大的实惠,充分发挥互联网平台的便捷性与普惠性。

年营收30亿

招股书显示,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2.38亿元、15.1亿元、30.28亿元(约4.84亿美元);

水滴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于水滴保。截至2020年底,水滴保与62家保险公司合作,向用户提供200款健康险和寿险产品。水滴保的付费用户数为1920万,累计付费保单数量达到3070万张。

2020年,水滴保完成的首年度保费(FYP)为144.26亿元,佣金收入为26.95亿元,占水滴公司整体收入的89.1%。

水滴保销售的保险产品分为短期险(保险期限为一年及一年以内)和长期险(保险期限一年以上),其中长期险业务从2018年到2020年的佣金收入分别为151万元、1.73亿元、6.5亿元,占公司营收0.6%、11.5%、21.5%。

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成本与费用分别为4.26亿元、17亿元、35.24亿元(约5.4亿美元),成本与费用中开支最高的为销售与市场费用,分别为1.85亿元、10.56亿元、21.3亿元(约3.26亿美元)。

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运营亏损分别为1.88亿元、1.95亿元、4.96亿元(约7605万美元)。

水滴公司2018年、2019年、2020年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1.6亿元、2.97亿元、2.84亿元(约4352.5万美元);Adjusted EBITDA分别为-1.4亿元、-1.59亿元、-2.47亿元(约3790万美元)。

其中,水滴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为8.3亿元,较上一季度的8.63亿元下降4%,较上年同期的营收5.38亿元增长54%。

水滴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运营亏损为2.73亿元,上一季度运营亏损为1.2亿元,上年同期运营亏损为1.6亿元。水滴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运营利润率为-33%,上年同期为-30%。

水滴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4亿元,上一季度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1.39亿元,上年同期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1.8亿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水滴公司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62亿元(约1.62亿美元),上年同期为9.64亿元。

水滴公司不是公益组织 市场有误解

当然,水滴公司发展过程中也遭遇了各种问题,2019年12月,水滴公司遭遇舆论风波,主要是水滴筹地推“扫楼”拉单的视频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视频中,水滴筹地推人员在没有核实患者病情、经济情况等信息的情况下,套用模板,随意填写筹款金额,引导患者发起筹款。此举被指破坏了大家对公益事业的信任,大众被欺骗。

此后,沈鹏发布文章向公众致歉,称如果线下团队再管不好,将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沈鹏还曾发布内部信,称水滴公司被外界质疑、批评和指责,水滴筹努力创造的价值似乎在个别人嘴里被一笔勾销。

沈鹏还说,有些网友把水滴筹理解成了慈善公益组织,其实水滴筹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能够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向朋友们求助,更高效率地解决医疗资金问题。

近期,水滴公司旗下水滴互助平台宣布服务模式升级,原平台互助计划终止。水滴筹官方还曾发布声明,澄清水滴筹与水滴互助的关系,称水滴筹为免费的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水滴筹与水滴互助是水滴公司旗下两个完全不同的独立业务。目前水滴筹业务照常运营,不受水滴互助升级影响,将持续为筹款用户提供大病筹款服务,也坚持不会向用户收取任何服务费。

水滴筹还称,已与平安银行达成合作,筹款资金将直接进入银行主体的专管户,与水滴筹平台自有资金隔离,实现专门管理、专门使用。

水滴公司成立以来也给市场造成了一些误解,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水滴公司是一个公益组织。还有一些人认为,可能水滴公司是借这个公益面貌来牟利。

对此,沈鹏今日在现场表示,水滴公司是一个新生事物,有着比较创新的模式。任何新的模式刚出现,都很难避免产生误解。

首先,水滴筹是水滴公司旗下的一项业务,互联网大病筹款工具,也是一个个人求助平台。我们为了帮助更多经济困难的家庭,让他们减轻负担,我们选择了不收取任何费用,同时承担了平台运营的各种成本,但它不是公益,而是我们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方式。

同时,水滴公司主要收入,当前主要是来自于保险经纪业务,这是水滴公司的经营主业,公司在围绕下沉市场的广大用户和当前主流互联网消费者,联合保险公司提供高性价比商业健康险,从中赚取合理的佣金和赋能保险公司,收取一定的技术服务费。

“我也希望大家能多多帮忙,能给广大人民群众正确的科普。很多创新者都会面临窘境,那就是外界的误解,但这些小误解并没有让我们动摇,我们还是坚定沿着国家大方针、大方向,为构建多层次的医疗保障体系,做出我们力所能及的贡献。”

沈鹏还说,“水滴的商业模式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创新的。通过这次IPO,水滴得到了很多国内外知名投资人的认可。“我们也会继续努力,就是把这些事情能够做得更好。”

水滴联合创始人杨光也补充说,第一点水滴筹不是公益组织或者慈善组织,它是水滴免费提供给广大患者一个工具。公益组织的模式是先向社会大众进行筹款,再根据项目情况,由公益组织来分配募集资金。

“水滴筹显然不是这样的方式,我们是给大病患者提供筹款工具,由大病患者自己获取身边朋友的帮助。我们水滴筹定位是让求助信息更透明,让用户在寻求帮助过程中,通过社交网络达到更好的效果,这个其实是水滴筹一个定位,水滴筹本身不是公益组织,是一个线上化的工具或者平台,只不过免费服务,所以大家会误解我们是公益。”

杨光还说,水滴业务是多元的,水滴筹不是水滴公司的全部。水滴筹规模非常大,放眼中国互联网行业,像水滴筹这样有3亿多付费用户的平台并没有很多,品牌知名度非常高。所以很多人谈到水滴公司的时候,首先想到水滴筹。

“我们希望通过这次上市,让外界更透明、更清楚了解水滴公司到底是什么模式,很多人都不知道水滴有保险和其他业务。我们也希望借助这个上市,让大家更清楚了解,水滴公司首先不是一家公益组织,我们水滴公司并不是借助水滴筹来获得收入。”

腾讯博裕高榕是重要股东

水滴公司成立以来获得过多次融资,沈鹏从美团办完离职手续,第一笔天使投资5000万元就到账,投资方包括腾讯、IDG、高榕、点亮基金、真格基金。

2019年,水滴公司先后完成近5亿元的B轮融资,及超10亿元的C轮融资。

2020年8月,水滴公司宣布已完成2.3亿美元的D轮系列融资,由瑞士再保险集团和腾讯公司联合领投,IDG资本、点亮全球基金等老股东跟投。

IPO前,水滴公司以创始人沈鹏、联合创始人杨光、胡尧为核心的管理团队持股26.4%。

腾讯为第一大机构股东,持股22.1%。博裕资本、高榕资本、瑞士再保险三家机构分别持股11.9%、6.5%、5.7%。

水滴公司的投资者还包括IDG资本、美团、创新工场等投资方。

IPO后,沈鹏为首的管理层持股为24.4%,有71.2%的投票权;腾讯持股为20.4%,有7.8%的投票权;博裕资本持股为11%,有4.2%的投票权。

高榕资本持股6%,有2.3%投票权;瑞士再保险持股5.2%,有2%的投票权。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说,5年前,沈鹏刚创立水滴,十分欣赏这位年轻创始人的创业初心和巨大潜力,联合领投了水滴的天使轮。之后的时间里,看到水滴不断向着初心迈进,把握广大用户的根本痛点,持续夯实大数据和智能基础设施,用科技助推普惠保险,高榕也因此参与水滴后续所有轮次的融资。过程中也被沈鹏和团队“始终创业”、全力以赴的精神和极强的执行力深深感染。

“今天,水滴正向着保险与健康服务科技平台这一愿景不断纵深发展。始于初心、成于坚守、久于做难而正确的事。祝福水滴,祝贺沈鹏和团队。”

张震指出,高效健全的医疗健康保障是人们通往美好生活最坚实的底座。伴随着中国商业保险渗透率、保险行业数字化以及用户保障意识的不断提升,水滴在未来还拥有巨大的市场增量空间。

“随着进一步整合健康保险、大病筹款和健康医疗,相信水滴将用互联网科技将保险与健康保障带给更广大的人民群众,实现以人为本的科技普惠。”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enspaces.com/281.html